是时候扒一扒祸害香港的“黄媒”了!

漂洋过海的鱼

原创 阅读 337
本文作者:环球网 本文来源:微信文章


《苹果日报》指鹿为马毒害青年,“立场新闻”颠倒黑白攻击警察。


近日,香港暴徒殴打内地记者,香港记协在相关声明中不提激进示威者有哪些恶劣行径,却用大篇幅提及记者没有相关证件,大有记者“咎由自取”的暗示。香港记协偏袒反对派、处事双重标准的做法引起很多人的不满。有香港市民到其办公室外抗议。香港记协执行委员会成员来自被称为“黄媒”的 《苹果日报》、“立场新闻”等港媒,所持立场如何不言自明。而这些“黄媒”近来的表现更是令人愤慨,他们或在媒体上颠倒黑白,或在记者会上辱骂特首,或干扰警方正常执法,充当暴乱现场的“指挥官”。无疑,它们这些违背基本新闻伦理道德的言行正在严重祸害着香港。


14日,因不满香港记协偏袒反对派、处事双重标准,部分香港市民到其办公室外抗议。


《苹果日报》:“黄媒”领跑人


《苹果日报》被看成是“亲民主媒体的传统领跑人”。《苹果日报》于1995年成立,为香港上市公司壹传媒旗下中文繁体字报纸,由大股东、“祸港四人帮”之一黎智英创立,其政治立场是大力批评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黎智英是有名的“反共人士”,也是一个“不差钱”的商人。据一些外媒报道,黎智英与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关系密切,配合后者旨意干预香港政治,控制泛民人事和行动。有关档案透露,黎智英在5年间向泛民政党捐款超过5000万港元。《苹果日报》在推出网上收费订阅计划时提到,“将从每月3港元的订阅费中拿出1港元捐赠为被拘捕示威者提供法律援助”。



台湾前“倒扁运动”发言人范可钦曾大骂黎智英“狗改不了吃屎,果然是狗仔”。黎智英为暗中策划“占中”,找范和前“红衫军”总指挥施明德秘密开会,讨教如何搞街头运动。黎当时要求与会人士交出手机,避免会议内容被窃听。谁想到,黎早就在饭厅安装了录音装置,把当时讨论内容全部清晰录下。在2014年的“占中”活动中,幕后金主及操盘人黎智英除向“占领者”直接提供资助外,还在旗下媒体免费刊广告。今年7月,黎智英跑到美国,与美国副总统彭斯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人会面,在美国民主基金会给其搞的研讨会上发表祸港言论。


对壹传媒集团“添油加醋”祸害香港,很多香港民众早就感到愤怒。香港导演王晶2017年曾在访谈节目中批壹传媒受国外势力操纵,指鹿为马毒害香港年轻一代,不骂不行。他还表示,作为中国人,对这种汉奸“绝不松手”。


有香港媒体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经常采访建制派的政治人物及学者,访谈结束后一般会把整理之后的采访稿再发回去,确保意思表达到位没有错解。这时对方常会感叹说,香港有很多媒体,如《苹果日报》从来不会找他们确认,结果明明表达的是“A观点”,刊登出来却是“B观点”,因此,他们上一次当后就不会再接受此类媒体的采访,因为不知道会被怎么“编排”。


《苹果日报》是香港最有名、年头又长的“黄媒”,而近年来,由民间捐款或众筹成立的反共“黄媒”也陆续出现,如“众新闻”“立场新闻”等。今年4月初,香港记协、香港摄影记者协会等发表联署声明,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这些网媒也参与联署。“众新闻”2017年成立,由10名“资深新闻人”创办,包括《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香港记协多名前主席。“众新闻”的“公民记者有限公司”为担保公司,其财务资料显示,公司2017年的捐款收入167.9万港元,至去年大增至375万港元。


英国广播公司(BBC)刊文分析香港几大媒体在这场乱局中如何选边站队。其中,由商人蔡东豪2012年创办的独立媒体“主场新闻”一度结束运营,到2014年又以“立场新闻”的面目“复活”。这家“亲民主新闻网站”,运营方式很像前些年很火的美国“赫芬邮报”。“立场新闻”一度陷入财政困难和生存危机,但随着“反送中”活动愈演愈烈后,“立场新闻”带有倾向性的报道吸引了一批新受众。该网最爱编发警员与示威者“激烈较量”的视频,为自己贴上“在反对警方动用武力时最敢言媒体”的标签。更露骨的是,“立场新闻”曾在今年6月声称,“我们可以自豪地表明立场:我们‘针对’警察”,“在鸡蛋与高墙一方,我们坚定不移,站在鸡蛋一方。”


日前,有网民目睹一名参与示威的香港女子被同伴击伤眼睛。“立场新闻”却刊登某大学翻译系毕业生谢某题为“三个错误,酿成少女盲眼悲剧”的文章,毫无理由、语无伦次地攻击警方:“如果不是少女戴了护目镜,要直接迎接这颗布袋弹,本来已经毙命,享年 25 岁。现在则是视力和容颜毁去,这一部分的她已在 25 岁便先行逝去,她将以其仅余的身体存活下去,继续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谢某还煽风点火地写道:“警察在太古地铁站也是向着众人的头部,在一米内进行行刑式扫射,之前也有多个瞄向头部的个案,甚至他们就像是专门瞄头的。”


香港记协:被批“为虎作伥没操守”


针对近期示威者对多位记者的暴力行为,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都会强烈谴责。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持爱国爱港立场,包括30多家媒体,会员1000多人。该会推动香港新闻界与内地以及国际的交流,定期与内地高校合办国情班和业务培训班,也组织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湾区以及内地其他城市参访。


而香港记协却是另一副姿态。在《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在机场被暴徒殴打、在有内地记者采访受到干扰等恶劣行径发生后,香港记协14日发表了一个避重就轻的声明,在表示遗憾的同时,用大篇幅“呼吁”为避免误会,记者要带上相关证件。而香港记协滥发证件早就被人诟病。香港知名媒体人屈颖妍近日曝光说,只要向香港记协交纳约150港元(100港元入会费、50港元记者证申请费)、身份为学生者入会只需20港元,然后填表交照片,就可以获得“记者证”。加入该协会的门槛很低,写博客的自由职业者或高校新闻系的学生都可以申请加入。想要自辩的香港记协,还被批“‘反中’本色50年不变”,每年都会发布一份“妖魔化”香港和内地关系的年报。


《环球时报》记者在香港记协的网站上发现,其执行委员会成员的立场几乎一边倒,仅《苹果日报》就有两人担任记协的执行委员。据一位香港资深媒体同行介绍,香港记协只是一个民间组织,同类组织香港有多个。香港记协吸纳的基本都是个人会员。在香港警察执法过程,一些身穿写有“记者”字样的黄色荧光马甲,挡在警察和暴徒之间忙着用手机和相机拍摄,一定程度上阻拦了警察的执法。他们的表现被很多人形容为暴乱现场的“指挥官”。


香港市民在香港记者协会办公室楼下抗议。


香港记协的诸多表现被正义之士指责为“严重违反新闻操守”。“香港记协为虎作伥,操守何在!”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顾敏康今年7月撰文对香港记协在香港乱局中大搞“双重标准”的表现提出严厉批评。文章说,当香港电视台TVB因播放反对派暴力冲击和打砸的画面而被指为“红媒”、并遭到反对派一连串抵制活动时,香港记协也是轻描淡写。港区全国人大代表王敏刚3月逝世后,《苹果日报》主笔李怡不断发表冷血言论,对其进行污蔑。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梁振英义愤填膺,在社交平台张贴《苹果日报》广告商商标,呼吁市民抵制该报,不滋养、不支持冲击道德底线的不良媒体。香港记协此时却偏向反对派,对梁先生向广告商施压的正义之举表示“极度关注”。


黎智英曾在反对派集会上用粗口辱骂在现场进行正常采访的记者,对此,香港记协选择沉默。2016年,曾发生“港独”青年梁天琦蓄意报复殴打揭穿其真实身份的记者,对这样干涉新闻自由的做法,香港记协同样避重就轻,将施暴者与受袭记者相提并论。有记者故意在警察准备清场时堵在警察前面,帮非法集结者逃逸,香港记协却会同香港摄影记者协会发表联合声明,称“警察用盾牌推撞甚至袭击前线记者,严重阻碍采访,妨碍新闻自由”。香港记协的这番言论,被批“颠倒是非,无非是想进一步抹黑警察,打击警察士气”。


更有网络爆料说,记协是“民间人权阵线”参与组织之一。“黄媒”的人在香港记协当执行委员会成员,整体所代表的立场自然偏向“黄媒”,在历次运动明显支持泛民、激进本土派甚至“港独派”,以及支持这些政治派别的媒体。记协的现任主席杨建兴是“众新闻”的主笔,杨和“众新闻”都持偏“黄”立场。杨建兴近日还专程去采访历来攻击“一国两制”、试图扰乱香港的末代港督彭定康。


在香港记协,立场倾向街头暴力示威、并有香港所谓“本土派”背景的“立场新闻”也有两人担任执行委员。此外,其执行委员会中还有来自香港电台的媒体人。香港电台作为公立媒体,近日也因为报道中表现出明显偏袒示威者与暴徒一方而遭到批评。


“黄媒”从业者:总是泄私愤


8月12日,在香港警方举行的记者会上,有内地记者问,当香港示威出现恐怖主义苗头,“警方在策略与装备上是否会升级”时,不断被一些香港记者打断提问,反要内地记者就恐怖主义的说法进行解释。在遭到内地记者第一时间怒斥后,这些所谓的香港同行才安静下来。8月13日上午,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媒体,有记者以审问和责骂方式追问、打断讲话,甚至在记者会结束时有记者高声叫嚷“你几时去死”。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发表声明表示强烈谴责,呼吁媒体同行要秉持传媒的专业操守,支持止暴制乱,共同守护香港。声明说:“个别记者屡次打断特首回答,甚至进行人身攻击、撒泼谩骂的言行,实在是十分无礼,十分缺德,令人不齿!”


8月12日,香港警方举行记者会,内地记者被一些香港记者打断提问。(来源:环球时报三缺二字幕组)


谈到近期一些香港记者在警方和特首记者会上的表现,香港一家商业类报纸的媒体同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那些大叫‘你几时去死’的记者完完全全是泄私愤,这样的情况在香港一线记者中比较常见,他们的采访、报道都往往带着立场。该同行认为,不管是外国媒体,还是香港媒体,也不管记者所持立场如何,都不应在提问现场那么情绪化。


据一位在香港媒体界工作了7年的业内人士介绍,亲建制的媒体在香港想采访“激进本土派”或“港独”发起的活动有很大困难,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被采访方会“拒绝”,理由是如果内地籍记者“广东话不够纯正”,到现场后恐怕无法应对对方的盘问。相反,示威者与“黄媒”密切配合,从没有听说他们的采访遭到阻挠。谈到香港一些年轻记者面对年长他们许多的政府高级官员毫无礼貌时,这位业内人士表示,这是因为他们早就抛弃“中立”“不预设立场”等信条,相反,他们以“询问”的口吻挑衅、激进地对港府官员进行人身指责及道德批判,丝毫不认为自身行为有任何不妥。


2015年,激进的泛民独立立法会议员黄毓民在立法会上质问时任特首梁振英“几时死”。当时梁振英回答:“牢骚太盛防肠断”,并祝黄议员身体健康。一些香港“黄媒”对这种恶毒攻击特首的言论并没有斥责,反而称“议员问的很有道理”、“我也想这样问”,表达对黄毓民及其极端言论的支持。


在香港,还有像“热血时报”等立场极端、但知名度并不大的媒体。港媒记者早年间很多是中学毕业,跑场得到消息就向编辑叙述,由后者执笔。这些年,受过高等教育的记者逐渐多起来,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香港回归以来教育没有去殖民化,中学阶段必要的国情教育缺乏,加之大学是激进思想的聚集地,传媒业又一贯秉承西方某些新闻理论,鼓励对政府、权威进行质疑。本次部分香港“黄媒”记者对暴力示威者以及警方依法执行任务的不同反应就是明显的例子。某些港媒记者对暴徒向警方扔砖头和雨伞、非法设置路障、咬断警察手指、用镭射光照警员眼睛、对警方投掷汽油弹选择性回避,试图把“个别激进分子”和“和平示威者”分开,拒绝承认事件的本质变化。


香港人常抱怨有些“黄媒”过于“压人”,传播理念偏颇,执拗于不认同内地、盲目批评的做法不利于香港的长远发展和稳定。爱国爱港阵营的民众对其惯用手法深有体会。《苹果日报》等一些新闻八卦化、政治娱乐化、复杂事件简单化,把政治人物当玩偶描绘。有时还专门发些半真半假的内地新闻,前半句事实可能为真,后半句自行脑补发挥,让对内地知之不多的读者不辨真假,加深刻板印象。

本文由来豆客户端用户转载 原文链接

推荐阅读
下载来逗再分享可在来逗内查看收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