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者

奔波儿灞霸奔儿波

原创 阅读 119

1

以前有人想当记者,理由是“新闻理想”。

那些秉持理想的人,对于“新闻”理解也没有过多的定义。

他们很简单,就是“正义”。

可这个词,看起来很伟岸,但也颇有“自嘲”的意思。

这都无关紧要,毕竟哪里需要正义,哪里就需要有人冲锋陷阵。

老一辈说:

记者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记者就是一镜头,哪里危险哪里钻;记者就是一个黑包拯,走到哪里哪平安。

说得真好。

之前也接触过一些老前辈,他们说起自己曾经在报社的“辉煌事迹”,无不侃侃而谈。

可是如今,他们大都已经离开了曾经工作的地方。

有人去当了大学老师,偶尔和学生谈起“新闻理想”,说的时候也会热血沸腾,但末了还会补充一句“注意安全”。

有人开了公众号,还是保持了当年做调查记者的习惯,在短平快的年代里,文章字数动不动就过万,业内称此为“特稿”,但命运对待特稿也很薄情,如何避免“雷区”,也是他们的老生常谈。

还认识一个比我年长一岁的作者,个人公众号运营得不错,但这一年来经常断更。

一次聊天问他有没有新闻理想,他说有是有,但是也得按实际情况而定。

在现实面前,理想一文不值。

404便成了一个符号,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写,包括理想。

我自己也是。

2

有人是大学老师,传道受业解惑。

工资待遇什么的都还可以。

但仅仅是因为说了几句话,被他的学生“举报”了。

在九月份开学那会,有很多人都写了文章给新生,给予建议。

诸多建议,无不例外提了一句:不要举报你的老师。

老师成了一个“高危”的职业。

这话不是我说的,我上新闻课,几乎所有专业课老师都说了这样的话。

我比较反感,因为他们常常就某件事发表观点的时候,话只说了一半,就自动终结,然后说:“有些话还是不要说了,你们自己理解,万一被举报了就不好了。”

传道受业解惑,传道受业估计是做到了,但解惑,如今无从谈起。

无奈。

在老师被举报事情发生前,有些课堂我会调侃自己的老师,因为他们说的有些话,真的不能摆到台面上来,脑袋“不保”。

但他们还是要说,因为这是他们的天职。

现在就不敢说了,每上一堂课,都有一把无形的刀架在他们脖子上。

本文由来豆客户端用户转载 原文链接

推荐阅读
下载来逗再分享可在来逗内查看收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