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到父爱的三张照片

文郎

原创 阅读 1691

故意把闹钟调为了凌晨三点半,因为那是父母亲起床去干活的时候,我要把父亲一天的辛苦用照相机记录下来,感受这二十多年来父亲那深深沉沉地爱。

二月份开始,是豆角丰收的季节,父母亲便每天这么早起,一直摘到四月份结束。

父亲是辛苦的,父亲说,他从十六七岁开始就干农活,至今已经有五十个年头,现在父亲已经快七十岁了,他说过了今年这个2020年也该退休了,因为实在干不动了。一天的时间里,早上要么是摘辣椒,或者摘长豆角,或者摘葫芦瓜、毛瓜等,摘到中午回来歇息一会,两三点钟又开始出发,去除草、喷农药、灌溉等等,父亲这辈子实在是苦命呀!一年有太多这样的苦日子了!可惜我还是没能够给父亲享享清福,心里有许多的内疚。

父亲是孤独的。不是说有了母亲的陪伴,父亲就不孤独,父亲的孤独来自他内心、来自那份对家庭的责任。父亲有三个兄弟,哥哥那时候当教师根本没有能力支撑这个家庭,二伯呆愣更做不了什么活,叔叔又游手好闲,父亲不忍他的母亲一个人那么辛苦,于是弃学回家,成了这个家庭的顶梁柱。到有了我们三人,父亲更拼了,他甚至把烟和酒这两样消除孤独的精神食品给戒了,那些个烟酒朋友也就不再来往,老老实实、安安分分地为了抚养我们长大而孤独奋斗。几十年如一日只在田间耕耘、家中休息,从不去交朋友,不去走走逛逛。也正是父亲的这种孤独,为我盖起了楼房,供我读完了大学。

父亲是强壮的。年轻时候的父亲肩膀扛着大家庭,中年以后的父亲肩膀扛着我们这个小家庭,一直这么强壮有力地扛得稳稳当当地,在我们多次“落难”的时候都能回到这个避风港来。父亲不知扛过多少担粮食行走于楼梯间、乡道上,又不知挑过多少担长豆角行走于田野间、泥路上,这么伟大的工程,全靠父亲那强壮的身体完成。

父亲还是凶巴巴的。父亲凶巴巴,但是他从没对我凶过,反而是对母亲和别人凶。母亲经常会惹父亲骂,在我看来这已经是习以为常的小事,父亲对母亲的凶并不是真凶,而是性格的直,不会掩饰心里的不愉快,是用大声来表现出这种直性格;而父亲对外人那就是真的凶,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去别人家玩,别人家那比我大的孩子故意绊倒我,我哭诉给我父亲,父亲顿时大怒,拿起木棍就要去打别人家的父亲,让我母亲害怕不已,赶紧拦住。其实父亲的凶巴巴是一种爱。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子,感谢父亲这二十几年来对我的爱

本文由来豆客户端用户转载 原文链接

推荐阅读
下载来逗再分享可在来逗内查看收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