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医生日记》(转载)

活水的江河

原创 阅读 156

甲:心理医生

乙:咨询者

甲:说说你的情况。

乙:医生,我是一个大四学生,我喜欢同性,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同性恋。

甲:同性恋有什么不好,国外同性恋还时髦呢。

乙:可是我真是吗?我觉得我不是。

甲:你不说你是吗!

乙: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是又不是。就是高中时喜欢一男生,但从来不敢接触,我想他也知道,后来毕业就分开了,心里总想着他。

甲:想他干嘛?

乙:就是希望在一起。是不是我所谓的同性恋和这个有关?

甲:同性恋没什么不好。

乙:可是我不是。我接受不了这个称呼。

甲:为什么

乙:我一确认自己是同性恋,我就如锋芒在背,医生,你说我真是吗,你判断一下,什么是同性恋。

甲:你不在乎不就完了!

乙:总是觉得有人说我。

甲:谁说你?

乙:例如,同学有时开玩笑,含沙射影,我就受不了,我觉得就是在说我。

甲:那不一定是说你。

乙:我自己也觉得可耻。

甲:所以你现在得接受自己,就像我一开始对你说的,国外同性恋并没有什么不好。

乙:我过不了自己这关。但我又觉得不是。

甲:你不要在乎这个称呼,是什么样就什么样。

乙:但我也不能肯定我就是啊。

(一年以后)

甲:小伙子,有什么心理问题需要咨询?

乙:医生,我看过很多心理医生,就觉得你挺干练的,还是教授,你帮我一下?

甲:什么事,你说。

乙:医生,我怕我是个同性恋,你说我是吗。

甲:你和谁有同性恋关系。

乙:我暗恋一个人,但我也不知这是不是同性恋。

甲:你想和他干什么。

乙:我不想和他干什么,就是觉得很好,想看到他,他家在我家所在的一个地级市,我每次到那个城市,心都是暖的,感觉特别好,也幻想能够在街上遇见他。

甲:除此之外呢?

乙:也不想干什么。

甲:他呢?

乙:他好像也和我一样。

甲:你怎么知道?

乙:我那么想的。

甲:那你为什么不找他。

乙:我们从来没说过什么?可能都是心照不宣吧。

甲:你们有过接触吗?

乙:接触都是正常的接触,一个班的。

甲:你和他说过什么吗?

乙:有一天星期天,他约我晚上来教室,要和我坐坐。

甲:你去了吗

乙:我没答应。我有点装,不想结束。

甲:找你你就去啊。

乙:那时,就有人说我。

甲:谁说你。

乙:同学。

甲:后来呢

乙:后来,我就毕业了,那时我已经很在乎风言风语了,因此,我就怕我是个同性恋。

甲:小伙子,我给你讲个案例。

乙:什么案例?

甲:我经常给大学生做咨询,有一个小伙子,和你差不多,个也不高。有一回找我咨询,说自己是同性恋,为这事很烦恼。后来我就给他讲,他只是和他同寝室的玩的挺好的,可能也是别人开玩笑,他心里就有负担。后来到我这,我就给他讲,只是挺好的,这是朋友,不是同性恋。后来,他信任我,心里的结就解开了,好了之后,还拿来一束鲜花给我,说我救了他,非常感恩。挺好的小伙子,你看和你像不像?

乙:那医生,你说我不是呗。

甲:你不是!

乙:虽然我愿意听你这么说,但我觉得我还是有点。

甲:记住,你不是!

甲:我给你开点焦虑的药,吃一段时间,你不是!

乙:好吧。

(若干年之后)

甲:现在怎么样了?

乙:医生,我要说的话太多了,我参加工作了。

甲:在哪?

乙:

甲:那挺好的。又有什么情况来找我。

乙:医生,我爱上一个人。

甲:爱?

乙:我也说不清。

甲:你仔细说说。

乙:医生是这样。我上次从你那里走,我说服自己,要相信你说的话,但我也没完全释然,不过你对我的帮助挺大的。

甲:你说

乙:我刚到工作单位,就碰到一个男生,我就把“寄托”放在了他身上。

甲:什么寄托

乙:精神寄托。我把寄托放在他身上,我就可以不喜欢别人,不然我的眼神都是炙热的,被人看出来,我怕别人说我。

甲:然后呢

乙:我觉得他和我是一样的。我也不觉得他是什么同性恋,只是像我,在成长中走偏了吧。

甲:接着说

乙:我下单位不到一个月,就到了另一个地方,要训练三个月。他是我唯一的精神寄托,我总是想他。终于有次放了假,晚上,我坐小客车,回了单位。其实,只是想回去看看他。走廊里很冷清,我也不知他在哪个房间,我就在屋里烤火,其实就是想见他。

甲:后来呢

乙:他挺灵的,不知是不是知道我回来了,推门进来的就是他。

甲:然后呢

乙:他把手伸在电炉上,烤了一会,说了几句话,沉默了一会,他就慢慢的走了。

甲:你接着说

乙:后来我训练结束了,就回了原单位。已经是过完年以后了。

甲:你继续说

乙:我回去以后,由于个人身体的原因,迟迟不愿和他接触,我想一直等我病完全好了。但这又不能说,他也不知道我心里怎样想的。(不过也未必不知道)

甲:为什么要病好。

乙:因为有这样的病,我放不开,自卑。

甲:接着说。

乙:终于,他等了一段时间,有点着急了。

甲:怎么知道的

乙:他在宿舍走廊里,唱,“我等到花儿都谢了。”

甲:那就是唱给你的?

乙: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甲:好,你接着讲。

乙:可是我的病迟迟不好,我也着急。

乙:后来,我发现,他是想离开我。

甲:为什么

乙:我和别人勾心斗角,他觉得我不行,

乙:有一次,我和一个同事去吃饭,同事拿的钱,好像我很腐败,他回来就说,“贱”,意思让别人说三道四。

甲:你继续讲。

乙:终于,有一回,他当我面讲,说自己做个梦,梦见一个东西压着他,他想睁开眼却起不来,终于一下子起来了,那个东西哧溜就跑了。别人就笑,我很气愤,我觉得他是在说我。

甲:你怎么做的?

乙:我就故意在饭桌上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名叫《男孩与狗的故事》,

甲:然后呢?

乙:好像这样,我气也消了。他还委婉的给我说道歉,

甲:道歉?

乙:有些事情也没法说,他在走廊里唱歌。

甲:你也认为那是说你。

乙:我往下说了?

甲:你继续

乙:其实,这是个转折点,那天中午吃过饭,我里面特别受伤,我就假想,我和他断了,但当我这样的时候,我发现我根本离不开。因为,我发现对他,比对我高中那个同学还要厉害,一旦精神寄托撤回了,我发现我还得另有人。我害怕被人说,我是个同性恋,我不敢与人对视,我怕他们从我眼神里读出什么,只有把感情寄托在一个人身上。

甲:顺便问一句,你那个高中同学呢,你还想他吗?

乙:想,每次的同学聚会,我都是为了他去的,想见他。不过,已经留在心底了。

甲:后来呢

乙:当我这样离不开的时候,就只能孤注一掷了。

甲:什么意思。

乙:我疯狂地在里面投入,想挽留他,因为我发现,我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甲:投入?

乙:我也说不明白,就是让里面充满的,越来越多。

甲:你考虑后果吗?

乙:我真的不知道后果。我就知道,我里面的东西很宝贵,其实,我更多是做给“天”看的。

甲:怎么讲?

乙:就是觉得自己这样,一定会得到回报,他没理由离开我。

甲:这是爱?

乙:不知道,不过我非常尊崇里面,是不是受到了某种暗示,我记不清了。不过在这之前,我没把里面的东西和爱联系在一起。也许是听别人说的。不过,我听说这是爱,非常自豪。

甲:后来呢?

乙:于是,我就开始用爱定义自己里面。即便没有爱这个定义,我也认为自己里面的东西很好。

甲:接着说。

乙:我越来越没安全感,就是在那时,我虽然知道,自己里面是爱,但我仍然认为这与“同性恋”有关,毕竟我爱的是男人。

甲:嗯

乙:于是,当别人风言风语的时候,我连“爱”也不敢承认。不过渐渐地,我也开始说这是爱,因为我发现别人对爱比较宽容,不像对“同性恋”。

乙:但别人一嘲笑,我就装作若无其事,为了停止别人的攻击和嘲弄。

甲:后来发生了什么?

乙:我和那人发生了很多故事:当我越来越受不了的时候,我只能去找他,因为我里面像火一样燃烧,他只要过来和我说一句话,我都会好。可是我晚上给他发短信,他不回;拦住他,他回短信“我想睡觉”;约他在电视房,他从来不去。

甲:后来呢

乙:有一回,他的一个举动感动了我,我轻率而又大胆地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我带你走”,从此,恶心就成了我的梦魇。

甲:还有什么事

乙:由于我越来越多的投入,从没得到回报。里面的重担使我越来越承担不起,非常痛苦。我开始考虑“退出”了。

甲:你打算怎样退出?

乙:那时的我非常的不切实际,自欺非常严重,我就想,先把他解决好,因为我认为他和我里面一样,我就说,让他先走,我没事。其实,这都是一种妄想。

甲:你怎么做的?

乙:我好多次去找他,也这样的表达过。我把信息写在短信上,递给他看。不过我也舍不得,我设饭局,其实就是想这个目的,他不去,他认为我是在害他。

甲:还有什么事?

乙:我和他只喝了一回酒。那次,我得以近距离看到他,我们撞了杯,有一件事我至今不明白,当我近距离观察他的时候,一瞬间我里面什么都没有了,他也看出来了,我感到很恐慌,也很内疚,后来又有了,和以前一样。那次,一共是三个人。

甲:还有什么事?

乙:还有就是,我在单位布局,想让我们永远在一起,一切都齐备了,最后他不干。他去打牌,我在旁边看,我无心看牌,就是听他指着牌说,“比他好”。

甲:还有呢?

乙:还有,就是他越看不起我,我越想证明自己。由于我不会说那种有歧义的话,我就把自己的里面当成战场。其实,里面什么都有,但爱很痛苦,遇到刺激的时候,为了逃避打击,只能装作里面什么都没有。其实,“爱”我一直不敢承认,因为与那个不好听的名联系在一起。我保护自己,免得被扣上帽子。

甲:你确实缺乏能力。

乙:是的,我甚至,想找人代笔“写信”,都不知如何表达。越往后,我里面越受不了,我想解脱。但我认为他和我一样,我知道那样对不起他。

乙:但有时,我也想,如果我出去了,他在里面,自己也算厉害。只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我几次,想和他和平“分手”。

甲:再后来呢?

乙:你知道,人在委屈中,是会向环境求救的。我觉得我很冤,那样“爱”他,却得不到回应。于是,我希望环境能为我做主。

甲:你这样,不就得罪他了?

乙:是的,于是一个转折点来了。有一天,下小雨,我请假外出,我去了洗浴中心。感觉那天路人的脸,都是阴沉的。我非常受伤,心情很不好,是想寻求支持。洗完澡在休息大厅,躺着看电视,突然电视画面是:释小龙把一个穿着“鹰服”的汉子,推进了河里,“鹰服”被扒掉,只剩下一个裤头。不知为什么,一瞬间我的里面特别舒畅,人也精神了许多。但随后,画面一转,一个情景剧,里面一群男男女女,喊着“魏先生”,说这个人多么卑鄙无耻。那天,我感觉变天了,大厅里还有两人,我急忙起来,穿上衣服回了单位。

甲:回单位怎样?

乙:正像后来有人骄傲的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甲:你的故事结束了?

乙:后面的事就不用说了。

甲:为什么

乙:只有受苦了。

甲:受苦?是你吗

乙:是的

甲:那个人呢?他没想救救你。

乙:救不了,我里面已经“病”了。

甲:他表示过吗?

乙:表示过,在电视房,拿着遥控98

甲:你呢

乙:89

甲:再后来呢

乙:医生,我的话你从来都不困惑,都能听懂,看来你真的了解我的表达方式。

甲:有些

甲:最后呢?

乙:我给你打个哑谜

乙:一群人喝醉了酒,在走廊里,喊:“酒是王八蛋”,什么意思?

甲:好了,不说了,我给你开点药。

乙:好吧





本文由来豆客户端用户转载 原文链接

推荐阅读
下载来逗再分享可在来逗内查看收益哦